它们产自何方?

中国艺术大师朱明江获好评如潮,因为他制作并出口了世界顶级提琴

1997年4月21日 美国《时代周刊》 作者:玛丽•冰克丝(广州)

三年前,来自中国南方城市广州一条后街的朱明江,虽然鲜为人知和默默无闻,却乘着潜心修道的众多制琴高手们一个不防备,在被受推崇的美国提...

三年前,来自中国南方城市广州一条后街的朱明江,虽然鲜为人知和默默无闻,却乘着潜心修道的众多制琴高手们一个不防备,在被受推崇的美国提琴协会举办的提琴制作国际比赛中,一举夺得提琴割;作金奖。对于这种在十七世纪由意大利工艺大师们创下的,由手工雕削而成的传统乐器的制作,这是最高的荣誉和单赏。惯于添油加醋的乐器评论家们惊呆了。中国不错是世界上最大的提琴出口国,但它的:提琴却是困低价而大量倾销而著名。因为朱明江一年只制作10只小提琴,所以这现实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改变,不过l至少中国现在已能制造出世界公认的、当代可以媲美著名的斯特拉地瓦利小提琴了。

因为朱明江获金奖前从未出过国,甚至提琴也拉得一般,所以他的成就就显得更加突出。20岁以前:他基本上末接受过音乐教育,直至他被选入提琴制作中专,制作演出用的提琴为止。现年41岁的朱明江也承认:  “我小时对音乐没什么兴趣”,  “我长大过程中只是听文革的样板戏旋律罢了”。他的生活充满令人惊奇的转折。作为两位会计师的儿子,他同六、七十年代的成千上万的知识青年一样上山下乡,接受农民的再教育。“我想过当木匠,也想过做画家,”朱明江说道: “但18岁时我就在蔗田工作了,并暗暗为自己找出路。”两年以后的1976年,当广州成立中国第一个提琴中专时,他抓住机会离开了广州LX南的番禺。他是25个从全省各地选中的学生之一,因为他具有制作木器的潜质,这是制作手工乐器的基本技巧要求。“我很想离开农村的田野,我很快意识到我的机会来了。”

当他开始吸收提琴制作艺术的知识时,朱明江面前出现了西方古典音乐,使他接触到一个新的世界,虽然有人认为这是堕落的、资产阶级的和越轨的,但他小心地藏起一张旧咱片,是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朱明江最终认识到他不会有可能成为一个音乐家,于是献身于制作高质量的提琴。  “我决定将我的手艺转化为艺术。”

朱明江从提琴中专毕业后,在广州乐器研究所工作。在中国最好的提琴制作家梁国辉的指导下,他很快地提高了制琴的技巧。到?986年来明江的作品已经开始获得国际承认,因为国家送他的提琴去国际提琴制作-比赛,使他有机会获得奖牌,使朱明江也有机会享受一下获奖的滋味。在那时,朱明江也有在家里制琴,因为这样可使他有机会以自己的名誉卖琴。他从一个朋友处借了50美金买进一批松木和枫木。

他以60美金的价格售出他在家里制的第一把提琴,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提琴,但对于我就意义深重”。朱明江说: “我是通过这样的途径来向世界显示,中国造的提琴可以和任何西方的提琴一样漂亮、一样精美。”

1991年,朱明江创立了自己的小作坊。朱明江除了摘取到美国提琴协会的金奖以外,还获得了9个其它的国际奖项。他的提琴目前已在欧洲、美国和亚洲的音乐家中受到热切追捧。广州乐团著名的提琴大师卢春和新近就买了朱明江的一件作品。他说:“他制的琴有着杰出的声音,绕人心魂,动人心弦。”而一位美国中获奖提琴制作家爱德华·C嗽佩尔则说:“朱明江是世界上5%以内的项尖级提琴制作家。”

朱明江不会泄露他的工艺的秘密,也不会解析家中那瓶瓶罐罐里自制琴漆的内容。至于琴的价格,除了认真而有心的买家,对别人也呈一个谜。  “定价?”朱明江问到:  “你能给好像翻山越岭后饮到甜美的清泉那般感受的琴音定什么价?”对于一个从农村回来的男孩,他坚持木工手艺而不去追求作曲家和音乐家的荣耀,这一长途跋涉之后的回报是相当甜蜜的。图题:朱明江在广州的工作室和他的作品,他的目标是想要世界重视“中国制造”这个标签。

插语:  “他制的琴有着杰出的声音,绕人心魂,动人心弦”——提琴家卢春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