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心剑胆朱明江

2009年04月05日 《乐器》2009年04期 作者:孟建军

2006年11月,在美国举行的第17届国际提琴制作比赛上,被提琴界视为提琴制作皇冠上的明珠——小提琴金奖,被来自中国广州的朱明江摘得,这是他继1994年第11届比赛获小提琴金奖之后再次获得金奖。世界的目光再次聚焦于这位两度站到世界提琴制作的最高领奖台上的中国人。

美国的国际提琴制作比赛,是世界上水平最高和影响力最大的比赛之一。自1984年设立综合金奖以来的十三届大赛中,其中有六届小提琴金奖空缺,可见一金难求,而朱明江是中国大陆惟一获此大奖的选手。据统计,1984年至今获得两次小提琴金奖的只有两人,其中一个就是朱明江,这是中国人的骄傲,他为祖国争了光。借着去广州参加乐器展览会的机会,我再次去了朱明江的家。环顾四周,书法、图片、提琴装点着四壁,就连两扇明净的窗户,也有室外的花丛和枝叶在窗前摇曳着,于不经意间装点着方窗,成为两幅自然的花鸟画。朱明江的太太热情地端茶倒水,朱明江介绍道:我太太当年也跟我学制琴,在1990年参加美国国际提琴制作比赛中还获得过小提琴工艺奖。我脑子里忽然冒出两句诗:一对制琴伉俪,国际赛场比翼。

为人虚怀若谷绝不恃才傲物

朱明江1956年生于广州,1976年考入由徐弗、梁国辉任教的广州提琴制作学校,毕业后任职于广州乐器公司研究所,继续师从被梅纽因大师称为“极有才能的小提琴制作家”梁国辉先生。从1986年参加美国国际提琴比赛至今,朱明江共获包括两次金牌、两次银牌等奖项18个,成为美国举办的国际提琴制作比赛中获得最多奖和最高奖项的中国人。难怪有人称他为“获奖专业户”。

谈起美国的提琴制作大赛,朱明江兴奋地说,很多优秀的制琴师和学者都集中在一起,还有大师的作品供参赛者欣赏。大家有这个机会进行交流,互相学习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参加比赛不单单是为了得奖。”他说,我参加了那么多次的比赛,每一次去,都等于上一次课。比赛之后,人们会看到朱明江拿着自己的琴让人评点。朱明江觉得,每个参赛者都有自己的长处,“不管他得奖也好没得奖也好,只要他有好的东西就值得学习。古人言‘三人行必有我师’”。朱明江还说,通过参加比赛,可以促进制琴人不断取得好成绩,对中国制琴产业也有很大的帮助。他表示,追求的过程就是一个提高的过程。今后仍会以平常心态去做琴,尽最大的努力,但同时也不想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不以大师自居、不恃才傲物,永远抱着虚怀若谷的态度向他人学习,这是朱明江的处世之道和人格写照。

打造“剑胆琴心”  树立良好形象

改革开放后,中国的提琴产业迅速发展,提琴生产大国的帽子已经戴到了我们头上。然而,我们必须要承认,我国的提琴制作业大量生产的还是低端普及琴,高端、尖端琴的数量相对很少。

鉴于此,朱明江把他的提琴工作室加以拓展,并于几年前成立了“剑胆琴心”乐器公司。

朱明江利用自己在国内外知名度及与国际接轨的精湛制琴技术这些资源,不断打造“朱明江提琴工作室”品牌的中、高档提琴,目的是把更多的优质提琴推向国内外市场。在其恩师梁国辉的大力支持下,公司不断拓展业务,培养出一批高水平的得力助手,据悉,在美国、加拿大以及欧洲、亚洲一些国家,“剑胆琴心乐器公司”制作的“朱明江提琴工作室”的提琴销售得非常好。朱明江说,在国际市场上多一些中高档的提琴,外国人就会对中国制作的提琴有一个新的认识,扭转他们  “中国只能生产低档提琴”的旧观念;让他们明白,我们不是只有普及琴,也有中档、高档提琴。在公司培训工人、设计新产品、质量验收、推广公司产品等大量琐碎工作占据了朱明江很多时间。但朱明江仍会利用一切时间在自己家中的工作室里加工他的作品。有时白天忙碌了一天,回家后他不是坐在椅子上喝茶小憩,而是系上围裙坐在工作台前,在灯影里观察提琴的每一条曲线、弧度;边角是否流畅圆润……然后他用工具小心翼翼地雕琢、修整,就像母亲精心侍弄着初生的婴儿一样。走路风风火火的朱明江,一旦坐在工作台前仿佛马上变了一个人似的,气定神闲、心无旁骛。在提琴世界里,他享受着制琴带给他的快乐。他说,我在工作台前做提琴就是一种很好的休息。说到制作比赛琴,朱明江告诉我,他会在制作比赛琴的同时,用质量相对差的材料先做两把“参考”琴,通过制作参考琴,来寻找一些试验数据,然后才更有把握地制作参赛琴。他称,否则一旦发生偏差,就意味着把一块完美的木料浪费了。从中不难看出,朱明江对参赛琴的制作是何等慎重,制作一把参赛琴又是何等不易。

中外专家盛赞金奖名不虚传

作为著名提琴制作家,国内外媒体已上百次地对朱明江进行了采访和广泛报导,包括美国《时代》周刊、《The Strad》弦乐器杂志、英国路透社电视台及国内的《乐器》杂志等著名媒体。1996年,美国提琴协会在邀请朱明江参赛时表示:“你在我们过去的比赛里成绩辉煌,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现代制琴家之一,同时很好地反映了中国制琴方面的成就。”1997年美国《时代》周刊采访朱明江后求证美国提琴协会,得到简短而直接的回答是: “朱明江先生是现今世界上5%以内的一流提琴制作家”。

美国著名小提琴演奏家、教育家查尔斯·阿福沙润先生在2007年上海国际乐器展上,专门找到朱明江工作室的展位,选购了一把朱明江制作的小提琴给女儿用,后来又提出愿意做朱明江的代理人,向学生和演奏者们推广如此好的乐器。

2006年11月,美国三藩市地区的一次“朱明江金奖琴交流观赏会”上,著名小提琴演奏家戴尔·金教授试奏完朱明江的金奖小提琴后高兴地说:“这把小提琴拉起来很舒服,声音很有穿透力,跟我的意大利名琴差不了多少,完全可以在音乐会上独奏”。在2008年再次见到朱明江时表示,很希望能在广州星海音乐厅开独奏音乐会,如果去的话,就一定要用朱明江的金奖琴来演奏。

美国西部小提琴演奏家、资深音乐评论员约瑟夫·金,2008年在认真试奏完朱明江的获奖琴后说,“这把小提琴声音光彩华丽、音域宽广、底气十足、内容丰富、发音灵敏。我父亲教我品琴的方法,拉好琴要有驾驭法拉利跑车一样操控自如,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感觉,你这琴就给了我这样的感觉,真是一把非常好的琴”。

007年春节期间,著名小提琴教育家林耀基教授看了朱明江的金奖琴,赞不绝口:“此琴很有古意大利琴的韵味,声音光彩动人。我的学生若有这种好琴参加国际比赛,将会如虎添翼,让人知道中国人拉琴和做琴都是国际水平的。”随后他把此琴推荐给其学生、小提琴演奏家李传韵开独奏音乐会。李传韵一试此金奖琴便知道,这是一把好琴,马上决定用此琴在当晚的音乐会和随后国内外一糸列的音乐会上演出。

2007年3月17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世界500强高峰论坛音乐会”上,李传韵用朱明江的金奖提琴与吕思清同台献艺,演出效果非常好,观众全场起立鼓掌。李传韵用中国人的金奖小提琴在世界500强企业家面前展现中国人的风采,让世界知道了中国不但有一流的演奏家,也有一流制作家和一流的产业。

继承前辈事业制琴薪火相传

在2008年美国的十八届国际提琴制作比赛中,朱明江的学生陈劭第一次参加比赛便获得了小提琴银奖,初战告捷令朱明江深感欣慰。他说:  “我相信下一代比我们会更强。过去我们条件差,没有太多资料可借鉴,而现在彩色的1比l的提琴图片资料也很容易找到。另外他们可以走出去看国内外大师的作品,交流的机会也多了,学习条件比我们好得多。”如此优越的学习条件,使朱明江下一代的制琴人的起点更高。梁国辉老师当年曾对朱明江等学生说:学制琴的路子一定要方向走的对,在此基础上才能不断向前;如果路子走歪了,越努力则越离目标远。朱明江对他的学生也是这样要求的,避免他们走弯路。  “我教下一代,也是希望他们把中国的提琴事业不断传承下去。”朱明江说,他还有很多学生制琴水平都很高,只是没有宣传。他相信今后会有更多的学生在国际比赛中获奖。作为广东省第二代制琴人,朱明江表示,虽然我和其他广东同行在国际比赛中获了一些奖,但我们不能停留在这里,我们也要培养出第三代、第四代制琴人,让我国制琴事业薪火相传。

结交提琴之友传播提琴文化

朱明江透露,提琴制作师协会在郑荃会长的倡议下,一个“提琴之友”组织正在筹备成立。“我们希望通过这个组织的活动,与提琴爱好者、演奏者和收藏者进行近距离接触、交流,把提琴的知识、提琴的文化与他们分享,也把好的提琴作品推荐给他们。”

前不久,潮州市政府邀请他前往该市搞“朱明江及老师、学生的获奖琴展”和讲座,普及提琴文化,推广提琴知识;香港柏斯琴行也邀请朱明江前往香港举办他的获奖琴展览和提琴知识讲座;深圳文化产业博览会2008年与朱明江等制琴名师合作,举办了“广东国际获奖提琴作品展览”;广东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和广东省乐器协会在年初,与朱明江等一批广东制琴名师在广州搞了“精品提琴展”。朱明江说,所有这一切都与提琴制作师分会倡导的发展提琴之友的宗旨是一致的。  “提琴之友对提琴欣赏水平的提高,反过来也会促进我们提高制琴水平,激励我们不断创作出更优质的作品来。”

自办国际比赛提升整体实力

现任“中国乐器协会提琴制作师分会”副会长的朱明江,  因其获多项国际荣誉,对中国乐器行业做出突出贡献,  2006年被中国乐器协会评为“中国乐器行业优秀人物”。

2008年,在郑荃大师和国际提琴制作大师协会主席Paule Schuback先生推荐下,朱明江顺理成章地成为这个云集世界制琴精英的“国际提琴制作大师协会”的会员,成为中国继郑荃、华天礽之后的第三个国际提琴制作大师。朱明江表示,能够加入国际提琴制作大师协会我很高兴。这是一个很高的荣誉,也是对我多年制琴工作的一个肯定。 “国际制琴大师协会有成员200多人,中国人只有三个,比例还是小,从中不难看出中国提琴制作业在世界所处的位置。”朱明江希望随着中国制琴产业水平的整体提升,今后能有更多的中国制琴师进入国际制琴大师协会。

朱明江可谓,是功成名就,可他并未沉湎于自己的成功之中,而是想着如何让整个中国的提琴制作产业跨上一个新的高度,让中国提琴屹立于世界提琴艺术之林。

朱明江透露,中国提琴制作师协会也在努力争取自己办比赛。 “我们也在筹备中国自己办的国际提琴制作比赛,如果能够成功,对中国提琴制作也是一个促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