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制琴过程带来惬意的完美主义者

——访广州市剑胆琴心乐器有限公司总经理 陈劭

1987年,陈劭进入广州二轻中专学习提琴制作,在校期间师从徐弗、陈锦农大师及何恩、陈益、陈林兴等著名提琴制作师。

2002年陈劭当选为“中国乐器协会提琴制作师分会”理事,成为这个云集中国制琴精英的团体中最年轻的理事。

2008年11月首次参加美国第十八届国际提琴制作比赛,并获得小提琴工艺银奖,恩师朱明江先生在此赛中亦荣获2个奖项,师徒同台领奖,一时传为佳话。

……摘自陈劭的简介

 

1987年,出生于一普通家庭的陈劭,即将初中毕业。当时正面临着考高中乃至大学深造还是选择一个职业培训学校可以早些工作的两难决择,这时从广州市第二轻工学校传出了好消息——首次面向社会公开招收弦乐制作专业班学生。他怀揣着全家人的期望,前去报考了该专业。由于是该校此专业第一次面向社会招生,学校方面的招生方针是“严格筛选,宁缺勿乱”。经过层层选拔,最终陈劭如愿以尝,顺利通过考试。“记得当时,学校计划招生30名,实际报读仅28人,在四年的学习过程中又有8人自动离学。毕业后至现在能坚持直接工作在弦乐制作行业的就只剩下梁耀华、潘伟亮和我,而算上邓国雄先生是这位自费生和与乐器有相关行业何国雄、李围阳3位已所剩无几……。”回忆起当初学习情形,陈劭仍如数家珍。

1991年毕业后,陈劭被分配在当时全国行业中首屈一指的广州长征提琴厂,从事中级琴的生产与装配工作。在长征提琴厂工作的近六年时间里,利用业余时间在家坚持研制高级提琴,这一方面是对这个行业的由衷的热爱,当然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补贴家用。由于家庭负担大,刚工作的头几年,生活一直过得很窘迫,当时他心中曾有几次放弃的念头。说到此时,向来健谈的陈劭,渐渐陷入沉思。是坚持还是放弃?坚持的话不知道什么时间才能改变家庭生活窘迫的现状,但放弃的话近十年的所学和心血统统白费了,心有不甘。作为家庭独子重担的陈劭当时想的很多。就在这人生十字口,他有幸遇到了改变他一生命运的人——著名提琴制作、修复专家美籍华人林海德先生。“林先生一边鼓励我继续坚持提琴制作事业,一边在技术和理论上对我进行系统的专业指导。这是我人生的一大转折点。多年来我们一直用洲际的书信或电话联络着。我很感激林海德先生……”陈劭有所激动的说着,情绪一下仿佛又跳动起来了。

在接受林海德先生的指导下,陈劭大量吸收了国外先进经验,其作品远销美国、加拿大等国家和地区。这时的技艺有了很大提高,尤其为日后的再提升夯实了基础,与此同时家庭的窘迫状况也有所好转。

似乎,苍天更怜有才人。1996年,陈劭迎来了他人生的又一重大转折点。经林海德先生多年推荐,得到国际著名制琴家——朱明江大师的赏识,在经过种种严格考察后,收为朱先生的唯一入室异姓弟子,继续深造。在大师的指导及十年的刻苦努力,已成为朱明江大师的得力助手。回想这十多年的深造之路,陈劭再度回味个中的酸甜。

2000年,由两师徒联手共同创立的广州市剑胆琴心乐器有限公司正式成立,陈劭担任总经理,主营制作手工高级提琴。加上原来朱明江提琴工作室的其他学生,从开始的10人逐渐扩大到目前的三十多人和生产规模后,使批量制作与之前小作坊单个定制的效益完全不一样。当然在公司起步阶段,陈劭和老师一直为“是产品先引导高端消费还是先适应市场的中低端需求”的经营问题上不断调整着、摸索着。选择高端经营就意味着放弃了一大部分经济效益,选择低端就制约着公司的进一步发展。究竟是选择“吃不饱”的高端?还是选择经济收益颇丰的低端市场?不过最终公司还是坚持走高品质路线,产品迅速热销欧美及东南亚等地区。虽然市场占有率不及绝大部分同行企业,但在如何保证朱明江先生的这个金漆招牌和让外国人知道中国的高端琴也不可小看,两师徒一直在不断的努力着。

当然陈劭在管理企业的同时,仍然坚持个人作品的创作,注重个人技艺的提高,其作品得到一代提琴制作宗师梁国辉大师、美国“环球弦乐爱好者协会”会长洪风、原广州乐团首席吴小明等众多行家的高度赞赏。2008年11月以首次参加美国第十八届国际提琴制作比赛姿态,并一举获得小提琴工艺银奖,恩师朱明江先生在此赛中亦荣获2个奖项,师徒同台领奖,一时传为佳话。正是这个令人鼓舞的成绩使梁国辉老前辈这一脉传承又多了一位后继者,接班人。

面对公司和个人所取得的种种成就,陈劭却显得很坦然。他说“我们公司虽然在行业中很有实力但从来没有固封所取得的成绩,每一次获奖后都是另一次新品创作的起点。我与老师和演奏家一起去研究,探索工艺性和音乐性的提高,不断地去追求理想中的完美”。

“提琴之完美者-----声、色、艺三者合一“陈劭的座右铭仍言尤于编者之耳